故宫淘宝口红宫斗忙着“宫斗”的故宫口红 小心“外敌”! 有同款

健康频道 2018-12-2191未知admin

  最近,有人给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写了一篇名为《致故宫博物院长:作为故宫文化爱好者,我对你们很失望》的。

  作者叫李曼知,这封信公然“叫板”故宫文创,称其刚推出的新品口红不走心,口红管有模仿大牌的痕迹。

  写信人李曼知同时还是一位淘宝创业者,“四岁”口红是她的作品——一款身披铜胎掐丝镀金琅的中国风口红。

  而这件事还扯出了更多的“同类”,有用户留言说,故宫文创的口红好像卡婷的点绛唇仙鹤口红,这款口红在天猫店的月销售一直维持在10万单左右。

  “在给情怀买单的同时,更应注重它的实用价值。”一位购买了卡婷口红的消费者认为,好用且附加文化价值的美妆产品能加速她们去消费。

  在故宫博物院、《国家宝藏》等文化IP的带动下,国风品牌进入了新一轮的“文艺复兴”。融入国风文化的国产美妆品牌能让人感受到更强的情感共鸣,这也是对国风的另一种传承和发扬。

  很快的,她收到了不少用户的批评。很多人认为,李曼知的“四岁”作为一个小品牌,没有资格批评故宫口红,说这样的姿势不好看。

  “我们是小品牌,也是消费者,每个人都有权利批评社会不好的现象,每个人都有权利监督与追求更优质的生活环境,也欢迎大家监督我们。”12月14日下午,李曼知发文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

  原来李曼知的口红品牌“四岁”外包装也沿用了传统中国文化的元素。可同样的理念,内核却不尽相同,李曼知称,她的“四岁”是一款纯天然的口红。

  她形容自己是一位“纯天然爱好者”,创立“四岁”的起因也是由于自己在市面上找不到纯天然的口红。

  广州白云区聚集着大量从事口红代加工的工厂,“只要告诉代工厂你的要求,他们会一条龙帮助你实现,因为有现成的配方。”李曼知称。

  经人介绍及摸索,她找到了一位在代工厂里有多年经验的配方师。李曼知称,他们花了3年时间,经历了600次以上的配方实验,跑了国内外无数厂家,首先解决了色素天然化的问题。她试过不少奇奇怪怪的原料做萃取物,例如红辣椒皮。一位粉丝在淘宝评价中表示,刚开始用曼知的口红竟然是辣的。

  通过钻研,李曼知萃取出了几款食用色素,其中一款她曾经直接食用的虾红素,用以调配橘色口红,“配方成本是奢侈品的几十倍,虾红素的价格甚至到了1.5万元人民币1千克。”

  口红在外观上融合了传统文化与传统技艺,运用了雕漆和景泰蓝工艺。彼时因为缺乏经验,她与生产管体的工厂未签合同,导致样品和最终出货的尺寸不一样,重回炉灶,还因此损失了不少钱。

  2018年10月26日,李曼知带着她的“作品”来到了开始众筹,一上线认筹总金额就达到11万,认筹人数达到1300多人。虽然小众,但也不乏支持者,其中还包括演员张歆艺。目前,这款售价500多元的口红,在淘宝也收获了不少拥趸者。

  2018年,《延禧攻略》带火了曾经风靡清宫的“点绛唇”。资料记载,慈禧太后偏爱“点绛唇”,它能在视觉上看起来有点樱桃小口的意思,据说令妃、舒妃、顺妃都是这类唇妆的爱好者。借着《延禧攻略》,点绛唇的风潮还刮到了国外,丹麦的著名摄影师Adamw Hill曾让不同年龄的模特拍摄了一组“点绛唇”照片,大受好评。

  从卡婷天猫店查看到,一款点绛唇仙鹤口红的月销售达10万单。另一款长相思唇釉,月销也有2万多笔。有不少网友认为故宫的口红在外包装上很像卡婷,售价却仅需79.9元。

  出生于广州的卡婷,经营化妆品的零售业务已经长达10多年,也一直在为欧美国家提供彩妆OEM和ODM的代加工服务。今年5月,卡婷带着他们的长相思彩妆亮相中国美博会,一下子就受到了关注。

  据了解,此次故宫文创口红的合作方为润百颜,它是去年刚刚入驻天猫的新品牌,主打玻尿酸护肤品。润百颜其实是知名玻尿酸原料供应商华熙生物旗下的品牌,华熙生物曾为不少国际奢侈品牌提供原材料。

  “现代年轻人对待文创产品的需求和喜爱度日渐增长,国风已经成为一种新风尚。每年想和故宫博物院合作的企业数不胜数。” 华熙生物方面表示,此次的合作从年初就开始酝酿,考虑到故宫口红已经被故宫迷们期待已久,而在化妆品类目中,口红确实是最易被消费者青睐和买单的产品,所以经过无数次的打样和反复测试后,正式推出该产品。

  在综艺、影视剧、游戏等产业带动下,国风突破次元壁,逆势生长。最近多档国风元素的综艺节目霸屏,《上新了·故宫》《国家宝藏》《国风美少年》都受到了极高的关注度。

  《上新了·故宫》首期推出的美妆日用品“美什件”,单日抢购达到5000套。不久前《国家宝藏》也在天猫开店了。

  “它没有让传统文化与美学静止在博物院中,而是想尽一切方法走入每个人的生活,”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创意项目部主任、博士王嘉婧在接受《化妆品财经在线》采访时表示,这种“带货”的方式能让用户进一步了解产品背后的文化属性。

  平时,李曼知还是一位会弹钢琴、会画油画,爱诗歌和创作的文青。 “四岁”口红上线之后,知名作家夏果果、廖伟棠,影评人藤井树小姐等人收到了李曼知寄来的产品,其中,夏果果在微博晒图回复,“口红如同红酒如同,这款可无限‘续杯’的口红,不只是女人的毒,更是‘作’女的解药。”

  李曼知表示,虽然店穷人少,但是每一位朋友都尽全力来帮她。包括开始众筹、朋友的公号投放等,“我们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小而美且独立的品牌。”

  相比四岁,卡婷在传播推广上显得更用力一些。今年7月,卡婷联手主播薇娅进行直播,后者是创下2小时带货2.67亿记录的超人气女主播。在直播中,薇娅也重点试色并介绍了卡婷的点绛唇口红以及管身的中国风元素。除此以外,在抖音拥有百万粉丝的彩妆达人“喵格”也在种草推荐。

  一位OEM/ODM化妆品企业的负责人曾告诉媒体,市面上不少大牌化妆品都是他们代工的,具体品牌不能透露,近年他们的自有品牌也上市了,生产流程和大牌产品的一样,但就是没市场。

  但从故宫口红事件中可以看出,化妆品企业走向大众市场有了更多通路。润百颜方面告诉《天下网商》记者,润百颜为了抓取90后、00后这拨人群必然是要下探低龄层的,未来这样的跨界会更多,国潮即将是明年的重点,此次合作也是他们进军彩妆领域的一次试水。“现在年轻人不看大牌,反而会对成分、功效买单。”这可能也会是国货品牌的一次新机会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欧花坎地方新闻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