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花坎地方新闻网

    经典反腐小说我本英雄周梅森反腐小说经典系列

    来源:http://www.ohkdf.cn 发布时间:2019-10-23 点击数: 183

      周梅森著的这本《我本英雄》介绍了,他们大搞地方保护主义,按官场潜规则办事,不惜违规违纪,最终造成该市最大的企业家吴亚洲自杀谢罪,160多亿扔进了水里。石亚南、方正剧痛定思痛,千方百计力挽狂澜,仍未改变被查处、被撤职的命运。在严峻的考验面前,两人最后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,政治品格得到了升华。小说真实生动地表现了石亚南、方正刚这些决策政治家们在改革过程中形成的“历史原罪”,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所面临的困境,并对这个鲜为人知的决策群体进行了全新阐释,揭示出了具有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的题旨。

      周梅森著的这本《我本英雄》讲述了为了摘掉欠发达的帽子,文山市市委书记石亚男和市长方正刚一起追求GDP,为七百万吨钢铁项目的上马呕心沥血,却引发了一场重大经济灾难。但地方保护主义等问题,导致企业家吴亚洲自杀。在危机面前,石亚男和方正刚坚持住了党员的原则和底线,痛定思痛,改正错误,最终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。

      周梅森,经典反腐小说男,一九五六年出生,江苏徐州人,当代小说家、剧作家。当过矿工、文学编辑,挂职出任过政府官员,经典反腐小说下海经过商,从事过房产开发、实业经营、证券投资等。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、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著有十二卷本《周梅森文集》,八卷本《周梅森反腐经典系列》及中长篇小说三十一种,另有根据其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视剧《人间正道》《天下财富》《中国制造》《至高利益》《绝对权力》《国家公诉》《我主沉浮》《梦想与疯狂》以及2017年同名热播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等。作品多次荣获国家图书奖、五个一工程奖、全国优秀畅销书奖、中国电视飞天奖、电视金鹰奖等,其代表作中篇小说《军歌》获第四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,代表作《人民的名义》获“2017互联网时代最具影响力影视作品”等多项荣誉。

      赵安邦苦笑起来,“哎,哎,老于,你就饶了我吧,这话可别再说了!”于华北知道这位省长同志顾虑什么,“好,好,不说就不说!安邦,你也别多想这事了,先好好养病,有些事情,等你病好后再聊吧!”说罢,起身要走。赵安邦却没让他走,“哎,老于,你别走啊,我不至于病成这样!你不是要和我说文山吗?那就说吧,方正刚他们又给你这省委领导同志灌啥迷魂汤了?”于华北看了赵安邦一眼,不无关切地问:“安邦,你这身体吃得消吗?”赵安邦说:“老于,我没这么娇贵,你老兄也别怕,我这感冒不传染!”于华北重又在床前坐下了,“啥迷魂汤?他们谁敢给我灌迷魂汤?安邦,我可是亲眼看到了文山经济发动机启动的情形,气势真像当年宁川的大开发呀!”赵安邦似笑非笑地说:“是吗?宁川搞大开发可是你老兄带人查处过的!”于华北没介意,笑道:“此一时彼一时了!再说,那也不是我想查,是当时的省委要查嘛,姓社姓资吵得那么凶,省委顶不住嘛,把我和方正刚都架在火上了!哎,安邦,这么多年了,你还记着呢?”说着,给赵安邦掖了掖被角。赵安邦讥讽说:“老于,当年架在火上的是你呀?是我,是白天明,你和方正刚这帮同志可是烧火的,差点没把我和白天明烧焦了!哎,你不还怂恿方正刚给我们上过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大课吗?什么数理经济学,坎托洛维奇……”于华北像似突然想了起来,“对了,我咋听说你对小方做市长不满意啊?”赵安邦道:“我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?公推公选的结果,就得认嘛!”停了一下,又说,“方正刚赶上了这趟加班车嘛,不是公推公选,只怕他也上不来!”于华北心想:这倒是实话,如果还是省委常委会上定,你这省长同志就得反对!方正刚参加省委调查组,查处过你,你就对人家耿耿于怀。方正刚心里也挺有数,出任文山代市长后有些忐忑不安,一再要他老领导帮帮忙,做做赵安邦的工作。小伙子在他面前把话说白了:没有赵安邦的支持,他这文山市长没法干。赵安邦倒也坦诚,沉默了一会儿,又说:“老于,实话告诉你,我没投小方的票,我看好的那位经委副主任没能通过答辩,进入前两名,我就被迫弃权了!”于华北不禁一怔:赵安邦真是官场另类,不给人家投票的事只有他敢公开说。不过,既然这位省长敢在他面前说,也证明了一种态度,看来过去的真没过去。便也不客气地说:“民主投票选市长,你省长竟然弃权,这也算一绝了吧?”赵安邦说:“我不弃权怎么办?你们端上桌的就这俩桃核,我不吃还不行吗?”话一出口,又发现不对头,忙往回收,“哦,这比喻不恰当,我收回!”于华北笑了,“安邦,这话你可收不回了,这说明你对小方是有成见嘛!”赵安邦显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,“老于,你别误会,过去的都过去了,我是觉得方正刚不太适宜在块块上主持工作!这位同志你清楚嘛,在条条里待的时间比较长,头脑灵活,能吹会侃,可却不太务实,省级机关出了名的方克思嘛!’于华北有些不悦,“安邦,你这阵子去没去过文山啊?文山工业新区那片厂房高炉可不是吹出来的!过去方正刚是没机会上到这种干实事的位置上来嘛!”赵安邦辩驳道:“咋就没给他干实事的机会?老于,一九九七年我们不是安排他到金川县当过县长吗?结果呢,下去还不到一年,整个县委班子联名告他!”于华北本来不想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和赵安邦发生争论,可实在有些忍不住了,“哎,安邦,一九九七年你是不是也有些片面了?只听一面之词就做了个重要批示,搞得我们都不好说话了!你是不是也该改变一下对人家小方的印象了?”赵安邦没接这茬,说起了文山工作,“文山工业新区的情况我都知道,他们市委书记石亚南没少向我汇报,看来他们是为文山经济启动找准了定位啊!”于华北有了些兴奋,“这才是公道的评价嘛!安邦,石亚南、方正刚这个班子思路清晰啊!提出了工业强市、钢铁开路的大思路。过去我在文山搞过电子工业园,后两届班子又上过食品加工什么的,其实定位都不是太准。文山是我省传统的重工业城市,钢铁和煤炭是基础,就得在钢铁上大做文章,做大做强嘛!”赵安邦却兴奋不起来,“文山这么大搞钢铁,会不会捅娄子呢?我这几天听说,新区的钢铁规模从二百多万吨一下子扩张到了七百万吨,有没有这事?”于华北说:“对,对,是有这事!正刚和亚南同志代表市里向我汇报过,我记着呢!”掏出笔记本看了看,“二百五十万吨的铁水,二百三十万吨的炼钢,二百万吨的轧钢,还有个二十万吨的冷轧硅钢片,规模七百万吨,气势磅礴呢!”赵安邦咂了咂嘴,“这正是我担心的:老兄,上面可在吹宏观调控风啊!’’于华北没当回事,“哎,安邦,你是不是小心过分了?文山的钢铁开路和宏观调控有什么直接关系?把文山建成我省北部的新发动机,是你代表这届政府提出来的,对文山搞点特殊政策——法无禁止即自由,不也是你老兄建议的吗?”赵安邦不知在想什么,“是的,是的,只是有些问题……”却没说下去。于华北狐疑地问:“安邦,经典反腐小说你是不是发现了啥?文山到底哪里不对头了?”赵安邦醒过神来,“我只是担心。石亚南这位女同志可是敢闯敢冒的主,方正刚又是靠民主上的台,也急于出政绩,他们会不会背着省里乱来啊?老于,有个情况你知道吗?去年文山国企大搞破产逃债,把四大国有银行全惹毛了!”于华北说:“安邦,那我告诉你,这是旧闻了,银行债务现在全解决了!”赵安邦并不官僚,“这我知道,他们鬼得很,以省里拨下的三十二亿买下了四大国有银行的一百零五亿的债权!银监局的同志年前还给我送了个材料,说是金融创新!我怕的是解决了旧债,再烂了新债!现在上面的精神可是压缩信贷规模,减少固定资产投资,前不久中央还开了个会,总理当面和我打过招呼的!”于华北有些吃不准了,“你的意思,宏观调控会影响文山这轮经济启动?”赵安邦点点头,“总会有影响吧,看来文山经济发动机的启动不太是时候!”P6-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