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花坎地方新闻网

    10·7渤海撞船事件

    来源:http://www.ohkdf.cn 发布时间:2019-10-23 点击数: 84

    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    2015年10月7日凌晨2点左右,河北乐亭冀乐渔02271号渔船在距京唐港约20海里的渤海海域进行捕捞作业时遭劈波而来的鲁荣渔50885船头直撞其右后舷,巨大撞力之下,冀乐渔02271号渔船翻了个底朝天,木船上的16人猝不及防落海。这起撞船事件发生在2015年10月7日,最终只有4人生还,搜救人员寻获10具尸首,2人失踪于大海。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,事发后,河北海警支队立为刑事案件,两艘山东渔船有4人涉事被捕。案件侦办近一年后,此案即将由秦皇岛市检察机关向法院移交起诉。据悉,4名嫌犯中,两人涉嫌聚众斗殴罪,而鲁荣渔50885的船长及舵手涉嫌的罪名则是故意杀人。

      2015年10月6日,34岁的池兴海驾驶02271最后一次出海。在渤海湾,02271被一艘山东籍大铁船撞翻。船上当时有16个人,仅4人生还,包括池兴海和他的小舅子、妻舅在内,12个船员没能活着回来。

      02271失事是在2015年10月7日凌晨。在渤海湾河北海域,乐亭船队和山东船队发生挂网纠纷。

      头一天,6日凌晨3点多,7艘乐亭木船从东大河码头结伴出海,除了冀乐渔02271,还有冀乐渔02169、冀乐渔运00043等。这些木船的长度大致相当,约24米,每船算上船长标配7人。因为海上常有恶劣天气和渔船摩擦等风险,渔民有结队出海习惯,各船对讲机使用同样频率,一船出事其他船会策应。

      到达23渔区后,各船开始作业,在海中下地笼网打八爪鱼。此地经纬度约为北纬39度02分、东经119度22分,位于东大河码头正南方向20多海里。

      6日凌晨6点干到深夜10点才睡觉。夜里,船长丁峰将船员喊起。“说是有其他船跑到我们的网地了,让我们起锚去轰船。”起锚没多久,王平就注意到,附近有两艘铁船,一两海里外,还有另外两艘铁船,“都在我们的网地里。”

      到达附近海域的山东铁船实际有6艘,均隶属山东荣成市的荣成万安捕捞有限公司,其中4艘编号为鲁荣渔50885、50886、55200和55199。

      铁船刷蓝漆,船长约46米,发动机马力960迈,每船算上船长标配17人。这种铁船使用大拖网,作业时两船结对,其中一艘为主船,主船的船长代表两艘船与公司对接,并负责联系作业渔区。

      50885船长向爱民事后向警方交待,6艘船于10月2日出海,先在辽宁大连老铁山海域作业,鱼苗不好,后来就去了河北海域。6日上午,这些船先在37渔区作业,晚上10点多到达23渔区。这里正是乐亭船队下网之地。

      事发海域有20多米深。地笼网下在海底,不足半米高,下网后,木船在附近看管。而铁船使用的则是大拖网,下及海底,上及海面。如果在同一渔区作业,铁船的拖网,势必会挂上木船的地笼网。

      丁峰尚未赶到,即听见02271船长池兴海在对讲机里说,对方渔船上的人拿出刀来,不让木船靠拢。

      途中,丁峰的02169和一艘铁船擦肩而过。丁峰和铁船的船长在各自的船上交涉,丁峰提醒对方,海里下了他们的地笼网,起上来之后,要把网还给他们,对方船长表示同意。两个船长素不相识。据推测,该船应为50885。

      到达23渔区后作业,刚开始起网,他们把拖网的铁丝交给50886,并将船停在50886右侧1海里左右,这时有一木船靠近50885船左舷。向爱民问什么事,对方说:我们不是来打架的,海底下了他们的地笼网,如果起到了,就还给他们。向爱民说好,木船就走了。

      02169继续行驶。王平注意到,答应还网的铁船和另一艘铁船开始靠拢,后者收网时,将地笼网也收起来,带到甲板上。

      02169随后靠向收网铁船右侧。丁峰指挥王平等3个船员跳上铁船,系上缆绳。这铁船正是鲁荣渔50886。其时夜色正浓,海上漆黑,只有渔船亮着灯。登船后,王平发现,铁船左侧靠着02271,也系上了缆绳。

      02271左侧还靠着其他木船。十余位木船的船员登上铁船,站在船头的甲板上。铁船的船尾,船员在正常收网。两艘木船的船长进入驾驶楼和50886的船长交涉,此时,冲突尚未发生,但气氛却紧张起来。

      没多久,站在甲板上的王平等人就看到,铁船船长手里拿着一把约三十厘米长的刀,追着池兴海从驾驶楼跑出来。

      冀乐渔运00043的代理船长李丁和池兴海进了驾驶楼,和50886的船长理论。过了10多分钟,对方船长一手掐着池兴海的脖子出来了,另一手拿着刀,挥刀比划。

      池兴海和李丁退到甲板上。乐亭船队10多个船员围了上去。“大伙把刀夺下扔了。打没打不知道,难免有肢体冲突。”李丁说,他的右下腹被刀划了一道口子,流了血,他当时还喊报警,不过没信号电话拨不出去。有人还说用手机给刀子拍个照片,但事后拍没拍不知道,是谁拍了也不知道。

      50885驶到近处后,舵手毕木清看到,50886船长丁建亭躺在甲板的鱼舱盖上,“有一群人正在疯狂地打老丁”,他看到四五个人在打。老丁挨打时,其他船员还在收网。

      毕木清随后把船往后倒,开着船往里冲挤。很快,50886边上的02271木船猛地一震,船尾被撞出窟窿。

      发现铁船撞船后,登上50886的乐亭船队的船员四散回船,解开缆绳把船开走。02271的缆绳难解,一时解不开,有人把刀拿来,砍断缆绳,02271才得以开走。此时,除了船上原本有的7人,还有其他木船的5个船员上了02271,王平、李丁也在其中。池兴海把船上的灯熄了,开着02271趁黑跑。

      对02271紧追不舍的是50885和55200。两艘铁船的探照灯都开着,其马力接近木船的3倍,02271无处可藏。

      丁建亭和另一个船员被打坏了,不能动了。向爱民挺生气,就说“追,赶赶,吓唬吓唬。”这个过程中,55200也赶了过来,两船一左一右,一起追02271。

      02271船上的人很紧张。铁船上有人往木船上砸东西,把驾驶楼的玻璃碎坏了。池兴海在对讲机里喊,铁船正在追他的船。他还报告了经纬度。

      铁船很快追上02271。50885和55200追过头,差点相撞。而02271被夹在中间后,迅速后倒,调头跑。两艘铁船也调过头来,继续追击。

      此时,50885在02271的右后方。眼看又要被追上,02271打出右满舵。然而为时已晚,砰的一声,50885的船头已撞上木船的右后舷。“顶在船的右后侧上,直接碾了过去,把螺旋桨都撞断了。”

      木船先是侧翻,然后船底朝天,扣在海上。船头甲板上站着王平和02271的船员池中才、王润有,来不及反应,3人被甩入海中。而当时,驾驶楼里还有13个人。02271翻船时,分散逃开的其他木船的船长,听到对讲机里传出声音:“报警,有人撞船了,船翻了。”这一信号,很可能是池兴海在最后关头所发。

      经政府有关部门和乐亭渔业协会协调,50885和55200所属的荣成万安捕捞有限公司,向部分遇难及失踪者的家属每家支付22万元初期补偿。知情人士介绍,该公司希望通过此举,以得到家属的谅解书。但后续赔偿至今未能谈拢。部分家属要求赔偿100万元以上,而池兴海的家属仅因为损坏船只和捕捞设备,索赔额即达200多万元。

      12名遇难及失踪者,其籍贯分别为邯郸市磁县1人、秦皇岛市青龙县1人,山东3人,黑龙江4人,乐亭3人。遇难者中,最年轻的是池兴海的小舅子杨业,年仅29岁。遇难者刘长友的妻子说,如果丈夫不出事,出完这趟海他将回家,“差四天女儿就满一周岁,他说好回家做周的。”

      一名遇难者家属表示,12个家庭因此遭受重大打击。“他们都是男人,出了事,家里就失去了顶梁柱。”

      池兴海遇难后,6岁的儿子和11岁的女儿幼年失怙。已“退休”的池中友决定把家撑下去,他贷款借钱买了条新船,在今年4月重新出海。但,除了海上的风浪,池中友和其他渔民一样,将继续面对一些未知的风险。